贷款违规发放依然是银行吃罚单的重灾区 ,监管对贷款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楼市的检查和处罚力度也在加大。

    券商中国记者梳理近期银保监系统公布的行政罚单情况看 ,贷款违规发放 、贷款资金使用监测不力等依然是银行吃罚单的主要原因 。各地银保监部门公布的众罚单的案由中,贷后检查不尽职,未能有效监督贷款资金按约定用途使用频频出现 ,甚至有的罚单直接点名银行未发现信贷资金流入股市 。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多家银行收到一份来自央行的《关于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银行上报的统计数据 ,其中,特别区分了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合作的消费贷款余额 、不良率、以及平均利率和不良率、信用卡透支的不良率等。该通知意在摸底统计线上消费贷款规模,摸清楚线上消费贷款有多少流入楼市。

    亦有银行业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纯信用类的个人消费贷款因受严格的授信额度把控,单笔贷款额度较小,通过这类贷款违规流入楼市的可能性和规模并不大 ,“毕竟与动辄几百万的房子相比,几万几十万块的消费贷款就是杯水车薪 ”,相比之下 ,违规流入股市的可能性要比楼市大 。随着监管和银行加大对贷款资金违规使用的监测力度 ,个人线上消费贷款违规流入股市楼市的风险相对可控。

    因未发现信贷资金流入股市受罚

    记者梳理近期银保监系统公布的行政罚单情况看,“贷前贷后检查不尽职 ”成为近日银行受罚的主要原因。由于各地银保监部门对罚单案由的表述并不统一,有的笼统概括 ,有的写得更为详细,以下列举几单与贷后检查不尽职相关的罚单:

    1 、7月22日,河南银保监局洛阳分局公布 ,广发银行洛阳分行因检查监督贷款使用情况不到位、资金使用情况追踪检查不到位、对资金流转行为未采取严格的控制措施等原因被罚30万元 。

    2 、7月22日,河南银保监局洛阳分局公布,中国银行宜阳县支行因贷前调查不尽职 ,超企业信贷需求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行为被罚20万元。

    3、7月23日,宁夏银保监局吴忠分局公布,农业银行同心县支行因贷后管理不尽职 ,未能有效监督贷款资金按约定用途使用被罚35万元。

    4、7月23日,宁夏银保监局吴忠分局公布,建设银行同心支行因贷后管理不尽职 ,未能有效监督贷款资金按约定用途使用被罚35万元 。

    5 、7月28日 ,贵州银保监局公布,贵阳银行云岩支行因贷款资金被挪用于“四证不全”的房地产企业等原因被罚50万元。

    此外,7月28日 ,浙江银保监局台州分局公布的罚单显示,中国银行台州市分行因贷后管理不审慎,未发现信贷资金流入股市被罚款25万元。这也是近期公布的行政罚单中 ,直接“点名”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 。

    今年以来,随着多地楼市回暖,以及股市持续上涨 ,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楼市的苗头再现,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有人会通过申请有房产做抵押的经营贷 ,将信贷资金“绕道 ”流入楼市,也会通过个人信用贷款绕道流入股市。监管部门也警示部分资金违规流入房市股市,推高资产泡沫 ,将加大对信贷资金违规使用的监测和查处力度。

    根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公布的二季度宏观杠杆率报告显示 ,二季度杠杆率增幅趋缓,但相较于一季度,居民部门和政府部门杠杆率边际贡献在上升 ,居民部门杠杆率增幅较大,上半年共上升了3.9个百分点 。居民杠杆率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房地产贷款需求的增长 。

    央行调查线上联合贷款释放什么信号?

    随着移动银行业务的发展,贷款搬到线上日渐成为主流趋势。监管在加大对传统信贷资金使用用途的检查和处罚力度的同时 ,也开始更加关注诸如线上联合贷款、助贷等新兴互联网贷款业务的规范性。

    继前不久银保监会发布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后,券商中国记者从多方核实到,多家银行收到一份来自央行的《关于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 ,要求各银行上报的统计数据,其中,特别区分了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合作的消费贷款余额、不良率 、以及平均利率和不良率、信用卡透支的不良率等 。

    华北一从事联合贷款业务的资深银行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此前监管也会定期统计联合贷款的相关数据。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一季度纯信用类的各类个人消费贷款逾期上涨明显 ,央行此次摸底联合贷款不良等数据 ,或许是出于防范系统性风险的角度出发,及时掌握联合贷款的风险情况。

    联合贷款具有明显的绝对集中效应 。据该银行人士介绍,由于线上联合贷款通常有风险分担机制且收益可观 ,越来越受到中小银行的青睐。其中,微众银行与各家银行合作推出的微粒贷等产品,以及蚂蚁金服与银行合作的蚂蚁花呗和蚂蚁借呗等属于联合贷款行业的龙头 ,占据了绝对主力的市场份额。在具体的合作模式上,双方确定各自的出资比例,一旦贷款出现不良后 ,通常也会按照出资比例来承担相应的不良损失 。在贷款用户资质的把控上,通常互联网银行或互联网平台会通过自身的大数据风控模式确定潜在授信客户名单,主出资行在依据事前约定的名单通过率 ,并结合自身风控要求确定最终放款对象。

    在收益分配方面,主出资行通常赚取自身出资比例所占收益的七成左右。例如,一笔10万的联合贷款 ,主出资行提供8万资金 ,互联网银行提供2万资金 。那么,主出资行所得的利息收入就是8万信贷资金所对应的利息收入的70%。“若联合贷款的年化利率为15%左右,主出资行分到的收益相当于年化10%左右。在风险分担的模式下 ,这对于不少银行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因此很多中小银行都愿意做这类业务 。”上述银行人士称 。

    针对联合贷款潜在的风险,该人士认为 ,虽然从合作机构的角度看,诸如微粒贷、蚂蚁花呗等拳头产品的规模已有上万亿,但由于主出资行众多以及单比贷款规模较小 ,金融机构承担的风险整体相对可控。“联合贷款的客户资质由于有合作机构和主出资行同时把关,加之贷款收益相对高,基本可以覆盖风险”。

    不过 ,亦有业内人士提醒,由于联合贷款业务的行业集中度较高,即便合作机构出资比例已有明显下降 ,但总规模对单家合作机构来说亦是不小的体量 ,加之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联合贷款深入推进后客户资质的下沉,资产质量风险需要提早强化防范 。

    此外 ,对于有媒体报道称,央行摸底统计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规模,旨在摸清楚线上消费贷款有多少流入楼市。上述银行人士认为 ,纯信用类的个人消费贷款因受严格的授信额度把控,单笔贷款额度较小,通过这类贷款违规流入楼市的可能性和规模并不大 ,相比之下,有房产作抵押的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的可能性更大。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报告也表示,以房产为抵押的经营性贷款利率一般在4%~7%之间 ,尤其是在当前的鼓励政策下,部分贷款利率甚至可以降低至4%以下,最长也可达到30年 。而住房按揭贷款最低也要执行4.75%的基准利率 ,大量二套房或者受限贷政策影响的贷款利率还有所上浮。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 ,今年一季度,个人住房贷款加权平均利率达到5.6%,而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降至5.48%。在这一利率倒挂的激励下 ,部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会以个体工商户或小微企业以住房为抵押的经营贷“马甲 ”出现 。今年二季度末居民经营性贷款的同比增速抬升至15.9%,仅低于住房贷款的增速,且已经达到2015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这里面存在着部分经营性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的情况。

评论关闭

分享到:

定融信托网

我的微信号:131-2775-6310(左侧二维码扫一扫)欢迎添加!

中行“原油宝”事件余波未平,多地高院指定法院集中管辖